如果你觉得本站还不错,为方便下次访问,可以【加入收藏】 最快知道本站更新,请订阅切换到繁體中文
百姓生活网
首页 | 时尚女性 | 家有爱车 | 妈妈宝贝 | 美食厨房 | 亲亲大自然 | 爱上摄影 | 电脑学堂 | 我爱我家 | 健康人生 | 小小书房 | 壁纸下载 | 影视评论 | 学英语 | 商业
养殖 | 种殖 | 产业信息
子 栏 目 导 航: 电脑学堂硬件资讯 软件资讯 网页设计 实战地带 互联八卦 游戏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百姓生活网 >> 点点滴滴 >> 电脑学堂 >> 游戏世界 >> 正文
解密虚拟货币创富链条 打币工作室可月赚5000元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2-9

11月初,央行表示已经开始关注虚拟货币话题,并准备起草电子货币管理办法。虚拟货币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据业内人士估计,目前国内的年虚拟交易额约为4亿元左右。但他们的交易经常性地遭遇查封;有消息称,截至7月份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的“金币农夫”人数不下50万,但他们辛苦打造的劳动果实——金币也常常“灰飞烟灭”。

  他们的财富要不要得到保护?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承认“虚拟物权”以及虚拟物品的现实价值如何评估,将是该问题监管的两大焦点和难点。

  一线调查

  解密“虚拟货币”创富链条

  小云和一只龙的战斗正酣。

  突然他掉出了游戏。“龙”是他玩的网络游戏(以下简称“网游”)《魔兽世界》中的一种“怪”。

  “破网,又掉线了!”小云骂出声来,可他的QQ仍然在线,网站也能访问。小云重新输入游戏账号(以下简称“ID”)和密码,但系统提示“该ID不存在”。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ID被暴雪(Blizzard Entertainment)公司注销了。

  暴雪公司是《魔兽世界》的游戏开发商。

  就在前天下午,小云刚刚将这个被注销ID里的14376个魔兽金币以每个5分钱的价格通过淘宝网转让给了另一个玩家。算上这一个,今年4月以来,小云被封停或注销掉的ID已经达到了9个。

  住在湖南长沙的小云告诉记者,他的13台机器在26个人24小时不停的操作下,每天可以从《魔兽世界》中打出十几万魔兽金币。因为金币增多导致贬值,每个魔兽金币的收购价已从此前的七八分降至眼下的3~6分;同时因为暴雪公司每个星期查封ID,即便他尽量去金币价格较高的淘宝网进行交易,自己的收入还是下降明显。

  网名为“金色思念”的某女玩家在广西钦州拥有跟小云类似的打币工作室,她笑称自己20多台机器每月打出的网易梦幻币换来的5000多元,刚刚够她的零花钱。

  像小云和“金色思念”这样不以游戏为乐、而是通过打币练级然后将虚拟金币和装备(或称道具)卖给第三方交易商或需求方,从而换取人民币或美元的游戏“玩家”,被称作网游的“金币农夫”。根据美国《堪萨斯星报》今年7月份的调查,目前国内的“金币农夫”人数不下50万。
虚拟金币是否有人要、买家在哪、会不会上当受骗等问题,统统不必担心。一如农夫在田里种出的玉米,如果自己消费不完,就可以把玉米卖给收购的商贩,换回真金白银。目光敏锐的网游道具和金币第三方交易商,就像收购玉米的商贩,专门从事网游玩家之间的虚拟产品零售、批发及担保业务,赚取差价。


  利益烽火再燃
  不用说,北京梦托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我有网”)总裁陈年就是这样一位第三方。

  陈正下定决心,准备在11月中下旬发布一次新的创业转型,“目前的网游道具和金币交易,90%的市场份额来自于《魔兽世界》金币交易,但暴雪公司经常查封有大量虚拟金币交易的游戏ID,生意得不到任何保障,交易前提不存在了,我们只好退出。”

  2004年8月卓越网被亚马逊公司(Amazon.com,Nasdaq: AMZN)收购以后,曾任卓越网执行副总裁的陈年直到次年4月才重新“出山”,创办我有网。2005年7月15日,我有网试运营,起家于B2C的陈年依然执着于这种情结,只不过这次他将运营平台从书籍音像制品变迁到了网游金币。

  早在2004年10月,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Nasdaq: SNDA,以下简称“盛大”)宣布与eBay易趣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前者将选择后者作为其游戏玩家的指定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双方携手通过技术开发,共同验证交易产品的有效性,保证玩家利益。

  由此,国内网游产业链条的第二次利益博弈,便在交易商与运营商中正式短兵相接。

  其所以如此判断归结于两方面原因:一方面,2002年11月成立的上海宝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5173”)做的正是和陈年一样的买卖,只不过当时的网游市场整体份额尚小,5173选的又是C2C模式,并不引人注目;另一方面,5173开始运营的2003年初,也正是盛大与韩国游戏开发商Wemade就《传奇》网游的利益分成激烈交锋之时。

  彼时的盛大作为网游运营商,尚未在产业链上确立自身地位。运营商不过是一个跟着开发商赚钱的“随从角色”,处于绝对强势地位的Wemade们可以在收取第一轮授权费用时狮子大开口:不仅收回全部开发成本,而且毫不客气地拿走运营商每月30%以上的收入。

  显然,盛大以中国网游最大运营商身份向Wemade发起的分成之争,是国内网游产业链条的第一次利益博弈。
这次博弈以国内运营商的胜利告终。依靠强大的渠道资源以及国内巨大的潜在网游市场,盛大们不仅分得了更多权益,推翻了Wemade们的绝对统治地位,让开发商做好产品之后坐地收钱的好日子一去不返,代之以不时需要的游戏补丁、更新和升级换代服务;同时,盛大们自己也更加充分地意识到了游戏开发的重要,极大提高了国产网游的自主研发力度。

  坐上“龙椅”的陈

[1] [2] [3] [4] 下一页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阅读过这篇文章的网友,同时还还阅读了以下几篇文章:
    农民工陈浩“网游淘金”生涯
    老板阿辉:我不是“游戏终结者”
    地下网游代练工作室调查:每月赢利数以万计
    你支持虚拟物品交易合法化吗?
    痛并快乐,一个网游打钱工作室的自白

    本栏目最近更新的图片文章:
    Google

    虚拟世界可缓解宇航员孤独

    网游《神泣》真人秀,性感

    农民工陈浩“网游淘金”生

    痛并快乐,一个网游打钱工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请注意礼貌用语,与本站立场无关!)

    ©2005 百姓生活网 www.y8u8.com 琼ICP备13000608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