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还不错,为方便下次访问,可以【加入收藏】 最快知道本站更新,请订阅切换到繁體中文
百姓生活网
首页 | 时尚女性 | 家有爱车 | 妈妈宝贝 | 美食厨房 | 亲亲大自然 | 爱上摄影 | 电脑学堂 | 我爱我家 | 健康人生 | 小小书房 | 壁纸下载 | 影视评论 | 学英语 | 商业
养殖 | 种殖 | 产业信息
子 栏 目 导 航: 时尚女性美容护肤 美发护发 魅力彩妆 健康娱乐 女性世界 美眉看书 网络MM 伊人服饰
您现在的位置: 百姓生活网 >> 点点滴滴 >> 时尚女性 >> 美眉看书 >> 正文
我最爱的女人……可是……

作者:y8u8收集    文章来源:y8u8.com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5-3
“他是谁?”我看到她身后宝马车里那个看起来和她关系很密切但却要比她年龄大许多的男人,问她。
  
  “我的未婚夫!”她一本正经。

  “什么?”我干笑了几声,“你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是认真的。我们结束了!”她的声音不是很高。

  “为什么?”我的脸顿时阴沉下来,眼睛则直直地望着她。

  “虽然我们相爱,但是你不能给我我所需要的,而他能够。”

  “可我能够给你百分之一百的感情!”

  “感情?”她想了想,接着幽幽地说道,“可是感情不能当饭吃!再说,你也不能保证我们的未来会幸福!”

  “……难道,你真的就这样一走了之?”沉默片刻后,我几近哀求。

  “不,我或多或少地会补偿你!”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我,同时说道,“这里是五万元钱,密码是你的生日,你拿去!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不再有什么。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再说,你也不会找到。不久后,我会和他去厦门啊。”她说着,回头望了望那辆汽车,叹息了一口气。

  我不想接受她给的补偿,从她的口气里还对她心存着幻想,希望能够有挽回的余地。而她却不容我再多说什么,匆匆地将那张信用卡塞到我的口袋中之后,便转过身,再不回头,一猫腰,钻进来时所乘坐的那辆蓝色宝马车里。伴随着那一缕尘灰的飘起,我的心也在那一刻从高空坠落到地面,摔得粉碎。

  喝着酒,抽着烟,回忆着和琼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往日的多少柔情竟是如此弱不禁风,梦正做到甜处被猛然惊醒,夜无眠,心碎,人醉……

  提着酒瓶,我游离在街道上,恍恍惚惚,撞到一袭香影,随后,便倒在地上。

  我在一个陌生的房间睁开惺忪的睡眼,周围没有人。向阳的窗户透进一片灿烂的金光,从墙壁反射到整个房间,很亮堂。我试图坐起来,头却痛得厉害,终于只能安静地躺在那里。不自觉的,我又想起琼,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女子。但她终究是离开了我,正如她曾经说过的那样,我所抓住的永远只可能是她的其中一只手。然而,现在呢?我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未能抓住。忍不住,又让泪水溜出了眼角,流落到枕巾上,润湿了我的脸庞。听到脚步声,我赶紧抹去脸上的泪痕。

  “你醒了?”说话的是一个年青女子,二十多岁模样,恬美的面容上化着淡妆,“昨天,你喝醉了!”

  “哦,谢谢你!”我努力挣扎着坐起来,“我该走了!”刚站起身,一个踉跄,我又坐回到床上,我的手捂紧了头,很痛。

  “你还是再躺会儿吧!等你醒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她说着,替我盖上被子,之后,走出去,随手关上房门。

  我在黑夜里再次醒来,摸索了好一阵,才开了灯。头痛已经削减了很多,更多的是我感觉出来的饥饿。环顾四周,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包饼干,还有水,另外有一张纸压在下面,上面是她的留言。她说晚上不在,让我不要急着离开,替她看着屋子。

  第二天清晨,她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到屋里的时候,我已做好了早餐,在客厅里等着她。她强打着精神,吃了些东西便倒头睡在沙发上,我费了好一番气力才将她挪到房间里。她睡得很香,看样子是累了一夜。守在她的床边,看她熟睡的模样,心底里不由得痛了一下——我又想起琼。惆怅一阵,知道自己与琼之间所有的一切已然是陈年旧事,便不再去思想,又在那里逗留了片刻,留下一张字条后,我静静地离开了那里。

  漫无目的,我穿梭在这个城市的街道,望着车窗外转瞬既逝的景物,头脑里却是一片空白。我的内心在承受着莫大的煎熬,总会时不时地想起琼,想起那些曾经让我们彼此感觉开心的日子。徘徊在街头,又忍不住去喝得酩酊大醉。出乎意料的,我居然还能找上她的门去,猛捶一阵后,我坐着依在门上。

  似乎过了很久才有人过来,在门被拉开的那一瞬间,我也轰然倒在地上。我摸着撞到地板而发痛的后脑勺,坐起身来,看看她。

  “他是谁啊?”我在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男人从我身旁越过门去,便问她。

  “我的客人!”她整理着衣裳,很平静地告诉我。

  “客人?哦!”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闭上眼,睡着了。

  我终于又一次清醒过来,那是在第二天的清晨。

  我没有睡在地上,而是在她的床上,打开房门,才看到沙发上熟睡的她,心下有些歉意,走过去,拾起滑落到地上的被单,重新盖回到她的身上。见她的长发垂在脸上,遮住了眼睛,便悄悄的将它勾到耳后,之后,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她。

  我做完早餐时,她也醒了,吃着我为她熬制的小米粥,一副满意的笑容浮上她的面庞。

  “哦,昨天的那个男人是谁?”我忽然想起记忆中隐约在昨天发生的事,就问她。

  “我的客人?”她如同昨天的平静。

  “那我也是你的客人吗?”

  “不是!”她的回答很干脆。

  “那我是你的什么人?”我又问。

  “什么也不是。”


  “哦!”我不无失望地将目光收回到桌前的餐具上。

  “你干什么工作?”我顿了顿,问道。毕竟,我在这里住过两个晚上,我或多或少地要对它的主人有所了解。

  “三陪!懂吗?”她不看我,尽自说道。

  我不说话,很吃惊,因为吃惊而不说话,更不知该说什么。

  “很意外吧!”她问我。

  “是有一点。只是……你为什么呢?”我为她有些惋惜。

  “钱呗!”她缓了缓,又接着说道,“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因而,很难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但是,我有青春和容貌,所以自然而然的走到这条路上。等将来,我赚够钱,再收手,拿那些积蓄,开一家小小的服装店,做点小生意。”

  “为什么你没有想到嫁一个好老公,让他养你呢?”

  “嫁个好老公?呵呵——你真以为这世上还有多少好男人?一个个都不负责任。唉——不说了!”她的神情幽怨,看来她身上有着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要走了!”吃完早餐,想到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学习,便向她道别。

  “是该走了,和我这样不干不净的女人呆在一起,对你不会有什么好处!”

  “我不是这个意思!”辩解了一句,我随后又补充道,“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她不在意,悠然一笑,送我出门。

  在学校的日子,我大多花在读书上,希望能够用充实的生活帮助自己忘掉琼留给我的创伤。

  但不知为什么,我总会时不时地想起霞,也就是那个告诉我她是三陪的女人。想着她的容颜,她的笑脸,他的神情幽怨。

  周末,我决定去看看她。敲了好一阵子门,才见她出来,神情沮丧,衣裳也有些凌乱。

  “你有客人在吧!”我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她点点头,想了想,说:“你晚上过来,我等你!”

  晚上,我没有过去。没有原因,只是不愿意。想着她白天所干的事,心中总不大好受。寂寞寥落了几天,我还是去找了霞。

  很自然的,我们上床了,虽然我来时并没有这样的打算。她虽然以此谋生,但却没有收我的钱。事毕,我有些歉疚,决定买点东西补偿她。

  观前街和石路是十堰最为繁华的两个商业区,我问她的选择,她摇摇头,说不想出去,只想吃点我上次为她做的小米粥。我没有办法,只能听她的,陪她呆在屋里,熬小米粥给她喝。

  “你若是愿意,以后就搬过来住。反正这里离你们学校不远,条件也应该会比你的宿舍要好许多。”霞和我躺在床上,抚着我的胸膛,和我讲。

  “那你以后怎么办?”我一动不动的望着屋顶,问他。

  “如果你搬过来,我就不做了。”她似乎很认真。

  “唔——,容我考虑考虑。”不敢早下结论,毕竟,我要顾忌很多东西。

  然而,我终究还是住到霞那里,奈不住寂寞也好,爱上霞也罢,总之,没有霞的日子,我不会快乐。

  霞告诉我,她想找一份工作,为以后的生计作打算。对于霞的打算,我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还没有考虑过和霞的将来,也懒得去思考。

  就这样,白天,我去上课,晚上,则回到霞那里,我们开始同居。渐渐地,我又恢复了生机,从霞那里得到了我在琼那里失落已久的寄托。和霞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她也很开心。

  然而,不久后,我们平静的日子突然间被打破。

  琼满脸泪水地回到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被那个男人骗了,很后悔,她现在只想要一份平平淡淡的爱情,希望我能够宽恕并接纳她。心中原本已经快要燃尽的火苗被丹琼的突然降临又一次拨亮,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将她紧紧地拥在怀中。

  我借口要考试,已隔了好些日子没有去霞那里了。我不知该如何面对霞,如何跟她说起。然而,我又知道,拖下去不是办法,只会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最终还是需要了结的。我不得不下定决心,告诉她,琼是我的最爱,我不能放弃她;至于霞,她至多只能算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即使彼此有过什么,那也只是逢场作戏。

  对于我的到来,霞很开心,忙前忙后,给我准备吃的。我先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之后,去了我们的房间。——在那儿,有我不少衣服。

  “怎么?你要走吗?”不知什么时候,霞出现在我的身后,看到我将衣服一件件整理好,放进我带来的手提袋中,急切地问我。

  我不说话,依旧做着手里的事。

  她沉默了。

  许久,她见我要开门离去,方才再次开口。

  “吃了饭再走吧!”她的目光中带着几丝乞求。

  思考再三,我终究没有理由驳回她最后的要求,点头答应了。

  霞做了好多菜,自己却没有胃口,见到那些油腻的东西还犯恶心。她甚至跑去洗手间干呕了好几次。

  我终于受不了了:“你病了吗?怎么不去找医生!”

  她凄然一笑,脸苍白得有些怕人。

  “我有了你的孩子!她的话语格外平静,但却让我吓了一大跳。


  “什么?”我愣在那里,“你说真的?”我不敢相信。

  “是真的。”她的气息很虚弱,“两个多月了!”

  “干嘛不早些告诉我?”我有些气急败坏。

  “告诉你,你又会怎样?”她一语中的,让我一下子陷入沉思。

  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离开霞,只是留给她,琼当初留给我的那五万元的信用卡,让她把孩子处理掉,并且从此与我一刀两段。

  霞没有任何的怨言,钱也只要了一小部分,说是给孩子的。她打算先去乡下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然后把他(她)抚养成人,只是永远不会让他(她)知道自己的身世。霞的决定,我没有权利反对,而是选择了默许。

  那天,离开霞的时候,我哭了,虽然很伤心,但总觉得自己的泪水有些虚伪,不知为什么……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赞助商链接: | 阅读过这篇文章的网友,同时还还阅读了以下几篇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本栏目最近更新的图片文章:
    Google

    我的文竹

    这个女人我能说她贱吗?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请注意礼貌用语,与本站立场无关!)

    ©2005 百姓生活网 www.y8u8.com 琼ICP备13000608号 网站地图